2200人,收入8个亿!他们是怎么致富的?

发布日期:2019-11-08 来源:长兴公路 字号:[ ]

在不久前过去的国庆长假期间,长兴县共接待游客175.47万人次,实现旅游收入211092万元,近年来,农家乐、民宿在长兴旅游占比越来越重,这其中,不得不提到位于长兴县水口乡的顾渚村,这个响当当的长兴农家乐第一村,正是由一条公路开启了他的致富传说。

龙头—霸王潭公路不长,3.4公里,是一条山间道路,两侧均是看不到头的群山——周边拥有广袤的2万多亩生态公益林和17000多亩竹林,顾渚村近千户农宅就依次散落道路两旁的山脚。

这些或高或低,或现代或仿古的建筑,既是村民们的住宅,也是让顾渚村享誉华东地区的农家乐。

龙头至霸王潭公路,每年为顾渚村迎来送往了300万人次的客流量,8亿元的收入——全村人口才2200余人,富裕程度让人艳羡。

顾渚人说:“是绿水青山让我们端上了金饭碗”

掩映在群山中的顾渚,底蕴极为深厚,曾引得“茶仙”陆羽飘然而至,直接或间接地启发了千古流传的《茶经》。当年,陆羽顺水路至水口,后步行或骑小毛驴来到顾渚,发现独属于顾渚的一茶一水——紫笋茶和金沙泉。

顾渚山林周边,至今依然留存着的茶马古道。

顾渚成为今天长兴农家乐第一村的,则是上海老中医吴瑞安。

1999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吴瑞安来到顾渚村,他看中了这里的环境,在顾渚村投资创办申兴康复疗养院,一家专门服务于上海离退休老人的疗养机构。

疗养院是大锅饭,吃多了,有人就想着改善伙食,从村民买了土鸡、笋子等土货,拿到疗养院门口的小卖部,让经营小店的王围心、王景亚夫妇俩帮忙加工。

一开始,不收钱,次数多了,上海人过意不去,给个七八块钱的加工费。关系就这么熟络起来了,一些“老客户”把王围心家当成了“小饭店”,时不时地要搓上一顿。

只买菜烧菜,做一顿中饭,一天下来就有二三十块钱的收入,“就比弹簧厂工资还高”王围心慢慢觉得:“这是个赚钱的门道”。

疗养院刚起步房间不足,负责人和王围心商量,出钱让他接纳一部分疗养老人。

他简单布置了楼上的5间房间,“很简陋,没厕所没热水,连窗帘都是旧的”,王围心回忆。

长兴农家乐人气第一村,从王家开始,就这么起步发展了.

好山好水又好客的顾渚村,从迎来送往的疗养院离退休老人间传开了,冲着顾渚村而来的上海人越来越多。

大约是在“非典”过后,“村里上海人爆发一样地多了起来”王围心回忆,也就是那些年,他花“巨资”重新装修了房子,“给每间房间装了独立卫生间,还买了7台空调,热水系统等”。

受到启发,其他村民先后陆续装修房子,开办和王围心类似的吃住农家乐,直至全村85%以上村民都从事农家乐。

几年后的今天,顾渚村350家农家乐接待游客超过300万人次,其中绝大部分是上海中老年人。

如此旺盛的人气,自然少不了一条好路的加持。王围心说,“前两年,进村柏油道路修通后,接通了县、市两级的公路网络,毗邻上海的交通优势进一步得到了提升”王围心说:“毕竟都是老人,路远或者交通不便,对他们来说,还是很不方便的”。

多年前,因为交通不便,顾渚村经济发展滞缓,村民们只能选择外出打工或者靠山吃山,交通的落后制约了乡村经济的振兴。

公路改建后,加之沿线旅游景区的建设完善,游客日渐增多,经营农家餐饮的数量迅速上升。同时为促进原本单一的农家餐饮向民宿和农庄种植、采摘体验等融合发展,全力打造“省民宿样板区”,实现农家乐转型升级,逐渐形成了完善的、规模化的“农家乐”行业。

如今,顾渚村有85%以上的农户从事“农家乐”经营,480多家农家乐年接待游客量约300万人次,年旅游等“绿色产业”产值达到了8-9亿元。该村已渐渐成为江浙沪人们休闲观光、度假养生的“乡村旅游天堂”。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